第1章 尸家侦探

白天,日头太旺,山林像个炉鼎一样,阳气太盛且只进不出,露蓠也算半个僵尸,被蒸得有点抗不住,只好藏在山间的大树荫下歇着。等到里阳势弱下,阴灵之气涨起,才出来寻找偷尸人踪迹,接连找了两晚毫无所获,进山后就未吃过东西的身体终于在这个月圆夜熬不住。

两人正在走廊打得不可开交,忽听到前院有脚步声奔来,估计是俩偷尸人回来了,情急之下,她也顾不上打架了,扑上去一把紧紧抱住年轻人,冲进他的房间,迅速地关熄灯。

年轻人仍立在门前没动,面无表情道:“也许你该解释下你口中的误会,我对你的身份并没有兴趣。”

露蓠松开年轻人,见他还浑身紧绷一脸警惕地盯着她,便后退了几步,挤出一个友好的微笑,“刚刚实在是一场误会,但是请你相,我不是坏人,我叫露蓠,是个私侦探。”

露蓠轻声摸进洞口,霎时周身沾满阴寒,她忍不住抖了一个激灵,鸡皮疙瘩全冒了出来。尽管她已算半个僵尸,但仍被这旺盛的阴气给惊到了,此处定是极阴之地。

挺大的一家农家乐,迎门一个小院,绕着一圈平房,正对大门的一排是餐厅,左右两边的房子像是农家自住,穿过餐厅通道,里面又是一个院子,还有一栋三层小楼,是住房部。

老阴山位于秦岭大巴山脉之间,纵横千里,高峻绵延,其间覆盖着大片人迹罕至的原始森林,有的背阴处更是终年雾气笼罩不散,要在里面寻人着实不易,先得保证自己不会迷路

接连抓了几只野物饮血后,体温开始回升,身体的僵硬消失,脸色也不再煞白,她慢恢复了理智,这才感觉到四周围的阴灵之气很是旺盛,而且很明显地在朝着一个方向涌动,正觉得怪异,一阵新鲜的人血味道从那个方向来,一定是偷尸人在搞

蹲守到天黑,三个男人终于有了动作,他们背上女尸和仍昏迷的女孩,装上所有东西鬼鬼祟祟地走出深山,叫来一辆车,放下司机,三人驾车离开。露蓠怕打草惊蛇,等一会儿才开车跟上去。

两个多小时后,车子行至老阴山,露蓠远远地看着三人把车停在道路旁的树丛里,走进了一家亮着灯笼的农家乐,她迅速停好车跟了进去。

这一次接的生意,她本以为也是一单普通的寻尸案,不过现在并不简单了。一个礼拜前,她接受一对中年夫妇的委托去寻找他们失踪的女儿。花季少女意外死亡,尸体停在灵堂却突然消失,通过殡仪馆外的录像,警察发现是被三个人偷走了,一路追查到面包车最后出现的凤凰山脚下,就失去了线索。

露蓠了然地笑了笑,掏出身上几千块钱现金放到他的手上,“这是我全部家当,烦请你转交给前台当作赔偿,谢谢了,后会有期。”

年轻人眉头微蹙,“我凭什么帮你?”

待两人离开,露蓠闪出房门,见隔壁透着灯光,就快步轻移过去,正想从门缝看看里面情况,谁知竟和迎头出来的胖子打了个照面,两人都吓一跳。不过,露蓠先反应过来,她一手刀砍在胖子颈窝处,就见他肥硕的身躯往房间内倒去,绊倒立式台灯,台灯又砸到老旧的电视机,一阵叮铃哐当,前台姑娘闻声出来了,还未等露蓠开口解释,一声尖叫就响起,“啊——杀人啦!”

露蓠深入凤凰山凭着新鲜的少女尸气找到了偷尸人藏身地,一座荒废已久的土地庙。在这里意外发现偷尸团伙还绑了一个昏迷的女孩。

循着血味狂奔,体内的尸性让她的行动变得十分迅捷,近乎飞行地穿梭很快就寻到一处隐秘的山洞,阴气还在不断地往里涌动,血腥味也十分浓郁。

迷迷糊糊到半夜,一声开门的响动让露蓠惊醒,轻脚走到门口听到外面细细的讲话声,“妈的,睡得正香,让我去打什么针,那丫头就算醒了也捆着呢,跑不了!”

登记房间的时候,露蓠刻意跟前台姑娘聊了几句,得知老阴山这边野生动物不少,农家乐经常进山打些野鸡、野猪、麂子啥的做成美食,城里时常有人过来光顾,偶尔也有探险的驴友团队过来,所以生意一直不错。不过现在天气还比较冷,所以入住的客人不多,都安排在了一楼几个相邻的房间。

门外一声低叫:“我靠,怎么回事,这他妈是闹鬼了还是入室抢劫啊?道长,道长,快醒醒。”

露蓠一走进老阴山深处,就发现了这里的奇特,大山好似黑洞一般能吸纳各种气,这些能量进来后就似有结界挡住,再也出不去了。树林间纯正的阳气与阴气四处乱窜交融,翻滚纠缠,极易扰乱灵性生物的感官,加上幽灵般飘散的瘴气和各种生物死物混杂的气味,致使露蓠不仅难以嗅到少女的尸气,更是在这深山老林里像遭遇鬼打墙般迷了路。

露蓠不想再生事端,沉着脸压低声回了一句,“警察办案,别多管闲事。”说罢便不管不顾地往胖子房间里走。霎时间,一只青筋凸起的拳头带着劲风直袭过来,她抬手一挡竟被震得撞到门上,这一下彻底被激怒了,“找死!”她爆喝一声,拳脚狠狠地朝年轻人招呼过去,对方体形高大身手不凡,她虽然招招发狠,却没占到便宜,反而被招架得脱不了身。

露蓠没好气地又掏出一张名片塞到他手里,“就凭你刚才坏了我的事,没时间跟你废话,我真得去找偷尸贼了,有什么问题,之后可以再找我。”

她叫露蓠,是十房市小有名气的私家侦探,确切地说是尸家侦探。专接跟尸体有关的委托,半人半尸的体质让她很擅长和死人打交道,比如寻尸,这是她接得最多的案子。近些年户外运动盛行,很多驴友喜欢去一些偏僻危险的地方徒步探险,意外频频发生,且一般都很难找到尸体,只有她凭借灵敏的嗅觉和异于常人的身手总能找到尸体。

露蓠的隔壁就是偷尸团伙,她进了房间,贴着墙仔细听了下隔壁的动静,除了呼噜声,再没别的响动,也只好躺回到床上眯一会儿。

年轻人看了眼名片,尸家侦探?眼神一紧,便没再阻拦。

“不对,不对,出去一会会儿咋搞出这么大动静,不对不对,我们进来这一路连个人影都没看到,快,赶紧离开这,现在就进山,快,快!”

僵尸?这个词对于露蓠来说异常敏感,这伙人是要去……震惊之余,她不敢再往下想,临时决定先跟着他们一探究竟,看看到底是装神弄鬼还是……

“嘘,别说话,我不是坏人,这事一会儿跟你解释,但是现在……”听到脚步声已近,她一把捂住年轻人的嘴巴,“嘘”了一声,然后食指轻点了下门,示意年轻人听着。

该死,露蓠快速出手捂住她的嘴,毫不犹豫地击晕,但已来不及,一间房门打开,一个挺帅气的年轻人走了出来,身着一套黑色散打训练服,他皱眉扫了眼瘫在墙边的前台女孩,不动声色地盯住露蓠,“你干什么?”

露蓠连忙点点头,“对对,我解释,外面的几个人涉嫌偷人尸体,我受人之托一路跟踪过来,一是要找回尸体,二是想弄清楚他们究竟要干什么。刚才那一出纯属意外,我不想惊扰太多人,所以情急之下就……现在人已经跑了,我得赶紧追上去。”

渴,很渴,嘴里的水分在蒸发,体内的血液在流失,浑身的细胞在暴动,冰冷的皮肤在僵硬,心脏越跳越快,妄图冲出体外,从头到脚四处窜动的一股狂躁不断膨胀,无处宣泄。这是怎么了?猛然惊醒,“砰”一下,她从地上硬邦邦、直愣愣地立起来,异常惨白的脸上双眼狰亮,然后犀利地,缓缓地仰头。

另一人声音响起,“嗨,有道长在,你怕个球啊,不就是僵尸嘛,咱准备的这墨斗、符纸、黑驴蹄子都是干啥的,兄弟,放一百个心,再不济,还有呢,管是啥,都给它突突了。”

“咳,道长也是谨慎,万一这丫头醒了,大喊大叫惊动人就坏事了。走走走,我陪你去,知道你怕车上那具女尸,嘿嘿嘿……”

明月当空,在这漆黑的荒郊显得异常耀眼,是了,只有月圆夜强烈的太阴潮才会让身体如此失控望难耐。她深吸一口气,慢慢舒张开身体,走到幽明的月光下,微张双唇,露出尖利的獠牙,月光下似乎有一丝缥缈的能量,连绵不断地顺着她的嘴巴进入到身体里。可此刻,尸喷发出的欲望根本压制不住,反而越来越激烈,血,鲜血,只有醇香的鲜血才是解药!胸腔剧烈地起伏,呼吸越发急促,濒临爆发的尸性,愈想平息就愈张狂,血,她需要血!

被称作“道长”的中年胖子轻笑,“区区一具女尸就把你吓着了,见到僵尸,你不得吓死!富贵险中求,怕就不要出来捞。”

正打着架呢,突然投怀送抱,年轻人有点蒙,陌生的异性身体如此贴近着,一时不知如何反应了。他用挣了挣,低吼:“你搞什么鬼?”

一阵窸窸窣窣的收拾,脚步匆匆行远。

年轻人若有所思顿了几秒,忽然转身开门大步进了隔壁偷尸人的房间,露蓠也懒得管他要干什么,回房拿起包就往外面走,一出门却又被年轻人挡住去路,“你把这弄得一团糟,就想一走了之?”

一胖两瘦三个男人,偷尸绑人,还带着枪,有问题。露蓠蹲在窗外听到其中一人的声音,“道长,咱们这趟到底有没有危险啊?我怎么越想这事越瘆得慌,带着个死人,后脊背一阵阵发凉。”

加载中…